Share
  • Book
  • Chinese(汉语)

기린이 아닌 모든 것

Title/Author/Genre

  •  

    Title: 麒麟以外的一切 Rights Sold

    Author: 李长旭

    Genre: 韩国小说/短篇小说集

     

    LTI Korea staff: 柳英姝 (Silvia Yoo) yyj8711@klti.or.kr / +82-2-6919-7742

     

    The copyright of this title has been sold. (Translation and publication supported by LTI Korea)

Description

  • About the book

     

    “如同有了李长旭就有了我们诗的未来一样,以后,李长旭也将与我们的小说同在。”获此赞誉的是作家李长旭的第二部短篇小说集《麒麟以外的一切》。这部短篇集收录了作家从2010年夏到2014年夏期间发表的八部短篇小说,这些作品或最终入围韩国著名文学奖(金裕贞文学奖、文知文学奖、李箱文学奖、年轻作家奖、李孝石文学奖、现代文学奖、韩国日报文学奖等),或获得这些奖项的最高荣誉。在这些短篇编辑成书的过程中,李长旭已然成为了韩国小说的“现在”。小说集中所弥漫的那种一直说不清道不明的“氛围”,是最值得我们关注的。作家洞察到,我们的人生与世界无法明确地二分为黑与白,于是,他将目光放在了不确定的真实以及难以捕捉的人生空白上。某位文学评论家如是评价他的作品:“通过并不太复杂的故事,展现了人生的悖论或讽刺的一面,同时还顺其自然地体现了作家自己的艺术哲学。”

     

    短篇小说《麒麟以外的一切的故事》是小说集的标题作,讲述了真实与虚假的故事。“我”上小学时,被诬陷偷了同班同学的钱包,因而被班主任打了耳光。“我”越说自己没偷,大家就越认为“我”是偷钱包的孩子。由此,“我”懂得了:语言无法表明真相,它仅仅反映非真实的东西。于是,“我”就到派出所作证说“没有看到”老师摸自己的同桌。后来,老师被逐出了学校。“我”因此被爸爸打了,他责备“我”为什么说了那种话。于是,“我”再次去了派出所,用相同的方式报复了爸爸。从那以后,“我”相信:即使“我”说了谎,“我”的谎言也会变成事实。上了大学后,在欣赏博物馆展示的高丽时期的木雕毗卢遮那佛像和佛祖骑的长角灵物(麒麟)后,“我”患了司汤达综合症。当麒麟佛卷入伪造风波时,为了守护仅属于自己的“真相”,“我”偷偷放了把火。读到这篇小说的读者会产生疑问:真相到底是什么?

     

    在“什么才是真相”这一点上,入选第四届文学村年轻作家奖的《大半个春夫》也是如此。在印度旅行时,“我”在火车上遇到了日本人高桥春夫。春夫无论在哪里,都像是在故乡一样,他明明是日本人,却又不像日本人。“我”对他充满了好奇,从他身上“我”还获得了很多灵感。岁月流逝,被琐碎的日常摧残得身心疲惫的“我”,在负责公司外籍员工聘用面试时,遇到了一个酷似春夫的人。但那人却坚持称自己是另一个人。

     

    《阿诺芬尼夫妇的婚礼》是对画家扬·凡·艾克油画的再解释。精明高傲的三十三岁离婚女,是一个家政钟点工。她爱上了她的主人——一个对生活及世界毫无热情的痴呆老人。她还断然和这老人举行了婚礼。小说借这一特立独行、与众不同的作品人物——家政钟点工之口,道出了21世纪韩国的真实面貌。

     

    另外,《老人里弗》中,在韩国出生、却被领养到美国中部小城市的“亚历克斯”,为寻找亲生父母来到了韩国。在这里,他想起了记忆中的人们和养父母的故事。看似到处都存在、但似乎又从未存在过的,平凡而又微乎其微的象征——“亚历克斯”,正像极了我们这些普通人。

     

    荣获第八届金裕贞文学奖的小说《我们大家的郑贵宝》中,伟大艺术家“郑贵宝”其实也是一个普通人。为了写他的评传,“我”开始对他的人生经历进行了考察。郑贵宝接到纽约现代美术馆的邀请后,在一场疑点重重的事故中失踪。世界性的名声与突然的死亡,使他成为了神话人物。但是,在通过其他人的回忆来考察他的生活片段的过程中,郑贵宝渐渐成了一个难以断言的人。生活极为平凡的郑贵宝是如何一跃成为了美术界的天才画家的?随着小说情节的展开,这一问题得到了讽刺性的描述。

     

    《某一天在浴室》是一个相信自家浴室里出现了女尸的男人的故事;《智利的世界》讲述了一个男人怀疑演员出身的妻子有不轨行为,最终在喝得烂醉时被别人刺死的故事。这两篇作品中的男人所确信的是真相还是幻觉,作者并没有轻易给出答案。正如那漫长又蜿蜒的智利海岸线一样,多变的真相在各自的心中。

     

    最后一篇《伊万·曼休科夫跳舞的房间》是作家利用自己在俄罗斯停留的经历所写的一篇自传性小说。传言发生过杀人案的、响起舞蹈演员脚步声的斯列德尼大街的房间,究竟是幻觉还是现实?

     

    李长旭的小说大都到结尾也不会给出明确答案。填补那空白的,并不是什么牵强的解释,而是一种氛围。如 “不知为何,只是自然而然地” (《大半个春夫》);“不是那句话本身的意思,而是说那句话时的语气、语感和嗓音”塑造了“灰暗、非同寻常,而又富有魅力的世界。”(《我们大家的郑贵宝》)。李长旭的小说人物中,有人在旅途中,有人是领养儿,他们在他乡使用着非母语又非本地语的第三种语言。他们不管是在印度的瓦拉纳西,还是在俄罗斯斯列德尼大街,不管是身处梨泰院的人,还是从未出过自己房门的宅男,他们“对于自己所从属的这个世界感到非常陌生”,他们以自己的存在来隐喻某种界限。作者对巴赫的音乐、电影《大河恋》、演员希斯莱杰、杨·凡·艾克的画、麒麟佛、恐怖小说的陈词滥调,以及“令人捉摸不透的收藏品”等这些已然的存在所具有的氛围及气场,加以借鉴。他放任空白,用氛围、感觉、或如迷雾如节奏般扩散的情绪来作补充。“虽无法言说……但奇怪的节奏”(《伊万·曼休科夫跳舞的房间》),像这些无法确定、又无法断言的东西,可以使读者得到安慰,受到鼓舞;有时也会让读者感到恐怖。不需要定义的那种情绪,如迷雾般缠绕着李长旭的小说。从中我们能看到:人生是“非常复杂且又难以理解

     

    About the author

     

    作家李长旭,1968年出生于首尔,获得俄罗斯文学专业博士学位。在国语国文专业和文艺创作专业出身的作家占多数的现代韩国文坛中,俄罗斯文学专业出身的他可谓是独树一帜。作家李长旭,是一位全方位的艺术家,又是一位实力派的学者。1994年,他《现代文学》上发表诗作,并荣获该刊物的诗歌创作新人奖,从此登上韩国文坛。在接下来的近十年时间里,他一直致力于诗歌创作,发表了《我睡梦中的沙山》等诗集。2005年,发表长篇小说《卡洛愉快的恶魔们》,并借此荣获第三届文学手册作家奖,从此他被冠以小说家的称呼。同年,还发表了介绍俄罗斯主要诗人和理论家的评论集《革命和现代主义》。后来发表了评论集《我忧郁的摩登男孩》,该评论集以明快的口吻对韩国现代诗坛进行了梳理,从此在评论界也占有了一席之地。紧接着,他发表了诗集《正午的申请曲目》(英文版将于2016在美国出版)、《出生年月日》、短篇集《告白的帝王》、长篇《比天国更陌生的》。他曾获如是评论:“不管是诗歌还是小说,李长旭一直站在韩国文坛的前沿。他的文字并不局限于‘韩国’这片土地,亦可以使世上所有人产生共鸣。”

     

    李长旭的所有文学作品,尤其他的小说,关注的是并不属于某一范围内的“存在”。在他的作品中,没有明确划出现实和幻想的界限,日常生活中也掺杂着隐约的幻想。人类和个人,真实和虚构,脚下和远方……站在以语言来区分各种意义的边缘,作者试图把我们推向那看不见的某种秩序里。在谈到当今“年轻”的韩国文学时,我们必须要提到李长旭的原因就在于他的小说中,萦绕着的那种无法断言的如迷雾如节奏般的情绪。站在熟悉与陌生、冷幽默与奇妙的安全感、必然与偶然的交叉点上的那张脸的表情,与我们如此相像,却又不属于我们任何一个人。

     

     

    About the translators

     

    杨雪梅,出生于中国山东省,现就读于韩国中央大学,攻读韩国古典文学博士课程。受韩国大山财团资助,曾翻译著名作家金息的长篇小说《女人们和进化的敌人们》(待出版)、实力作家片惠英的短篇小说《秘密的安慰》(《译林》2015年第4期)。

     

    Media Response/Awards Received

     

    李长旭的每篇小说都独具匠心,编辑成集后,登场人物所表现出的世界更是丰富多彩,这不禁会让读者体味到读书的乐趣。他的小说故事趣味性强,文字表达流畅。他是一位故事性与文字能力兼备的作家。

    -作家  李顺元(李孝石文学奖的评审员)

     

    作诗同时又写小说的作家是有的,但很少有像李长旭这样,在诗歌与小说两个领域都能得到认可。这次的短篇集《麒麟以外的一切》,并不旨在让读者沉迷于故事本身,而是让读者在不经意间联想到“生活是什么”等之类的根本性问题。关于对人生与世界本质的探索与省察的内容,在整个短篇中随处可见。

    -中央日报

     

    这部短篇集的魅力之处,也是滑稽之处在于:作家着力指控语言的假象,而读者却在作家的文字中找到了共鸣,下意识地在一些优美的句子下面划了线。

    -中国日报

     

Translated Books (5)

News from Abroad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