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 Book
  • Chinese(汉语)

기나긴 하루

Title/Author/Genre

  •  

    Title: 漫长的一天

    Author: 朴婉绪

    Genre: 小说集

     

    LTI Korea staff: 柳英姝 (Silvia Yoo) yyj8711@klti.or.kr / +82-2-6919-7742

Description

  • About the book

     

    《漫长的一天》是为了缅怀朴婉绪作家逝世一周年而出版的小说集,所收录的作品包括作家生前出版了最后一部小说集之后到她去世之前所发表的三篇小说《背着夕阳,踏着影子》、《赤色病毒》、《更年期漫长的一天》,以及文学评论家金允植、小说家金京淑、金爱烂所推荐的三篇小说《照相机与军靴》、《我最珍重的》、《相似的房子》。朴婉绪作家叱咤文坛40多年。我们透过作品中所描述的战争与分离,社会与个人的苦痛,可以窥见她所经历的“漫长的一天”,也可以体会到朴婉绪特有的感情表现力、流畅的叙事技巧,以及敏锐的洞察力。《相机与军靴》当中的“我”,在韩国战争时失去了哥哥和嫂子,需要和母亲一起抚养襁褓中的侄子。“我”在极度的哀伤之中抚养着那个孩子,并且希望他可以世俗地活着,不要像他那因为左翼思想而去世的父亲一样。但生活却并没有因此而变得顺利。当“我”发现长大后的侄子在施工现场做苦力之后,瞬间觉得“我”的希望非常荒唐。“我”一直坚信可以只要世俗地活着就可以向残忍的战争报仇,并可以以此来治愈战争的伤痛,但是侄子却似乎早已明白这个世界不可能实现那样的愿望,于是就只想变得更加凄惨。《相似的房子》当中,“我”靠着丈夫和娘家生活,所以对于丈夫归来的门铃声感到非常恐惧。从萎缩的面容中看到可怜,从堂堂正正的面孔中看到奸邪,“我”在这种两面感情中备受折磨。等到双胞胎儿子要入学的时候,我终于搬到了公寓,和丈夫分居了。虽然感觉到很轻松,却很快就意识到这又是到了另一个地狱而已。和其他人不一样的话就会感到不安,和其他人一样的话又会觉得空虚。“我”仿佛陷入到模仿与寻找差异的恶循环当中。《赤色病毒》中的“我”在长途汽车站遇到了三个女人。通过作家特有的自私冷漠的讲述者的身份,生动地刻画了三个女人的特征,并讲述了三个女人的心事,以此向我们展示了当今社会已婚女性所经历的不幸。紧接着是一直观察着她们的“我”的心事。 在“我”的成长过程中,一直坚信着父亲在战争年代用铁锨砍死了从北方回来的叔叔,并把叔叔的尸体埋在了院子里。我们在这部小说里可以感受到作者经历过韩国战争之后的内心伤痕。这本小说集收录了朴婉绪作家从70年代到2011年所发表的多部作品。通过作家前期和后期作品的结合,这本短篇小说集向我们展示了朴婉绪作家准确把握了历史风俗与人文风情的短篇美学。

     

    About the author

     

    朴婉绪,1931年出生于京畿道开丰郡,1950年考入首尔大学国文系,却因那年爆发了韩国战争从而终止了学业。1970年,在长篇小说征文中以韩国战争为背景的小说《裸木》成功入选,以40岁的年龄初登文坛。之后直到2011年81岁高龄去世,40余年间,发表了无数的作品,在韩国文学史上留下了鲜明的足迹。她的作品中表现了日常生活中所隐藏的真实,她创造了无比丰富的词汇宝库,成为了韩国文学史上前所未有的原动力。她既是一名技巧娴熟的讲述者,又像是出色的风俗画家,与广大读者分享了多彩的故事。1980年,短篇小说《那年秋季的四天》获得韩国文学作家奖,1981年《妈妈的木桩2》获得李箱文学奖,1990年长篇小说《迷途》获得大韩民国文学奖,并于次年获得怡山文学奖。1993年获得中央文化大奖,同一年则通过短篇小说《做梦的育婴器》获得现代文学奖,1994年《我最珍重的》获得同仁文学奖,1995年短篇小说《幻觉的蝴蝶》获得韩戊淑文学奖,1999年小说集《孤独的你》获得万海文学奖,2000年仁村奖,2001年短篇小说《为了想念》获得黄顺元文学奖,2006年湖岩奖,2011年获得金冠文化勋章等。著有小说集《教你害羞》、《背叛的夏天》、《妈妈的木桩》、《他的孤单寂寞之夜》、《傍晚的邂逅》、《我最珍重的》、《那个女孩的家》、《为了想念》,长篇小说《裸木》、《渴望的季节》、《城市的凶年》、《蹒跚的午后》、《活着的一天的开始》、《傲慢与梦想》、《那年冬天很温暖》、《站着的女人》、《未忘》、《你还在做梦吗》、《那么多酸模都让谁吃了》、《那座山真的在那儿吗》等多部作品。朴婉绪作家的作品曾在英国、法国、西班牙、德国、俄罗斯、中国、瑞典、匈牙利、荷兰、越南等多个国家被翻译出版。

     

    About the translators

     

    李庚源,80后,韩国梨花女子大学新闻学专业硕士研究生在读

     

    Media Response/Awards Received

     

    先生的文学战略就是如此。对于伤口半遮半掩。也就是说,从不直接说“我很痛”,而是向你讲述痛苦的人们的“故事”。因为是“不论和谁的伤痛相遇,都不可能找到共鸣”,所以先生通过自己痛苦地叙事来展示了自己的伤口。

    -中央日报

     

    朴婉绪作家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仍然笔耕不辍,对于人和社会也依然保持着敏锐的洞察力。她一生忙碌,养育了五个孩子。作品中的人物形象看似很很淳朴,却又处处梦想着反叛,似乎隐喻着作家自身的欲望。因此我们更加感觉到了作家的亲切与率真。

    -东亚日报

     

     

     

Translated Books (69)

News from Abroad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