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 Book
  • Chinese(汉语)

긴 노래 짧은 시

  • Author
  • Country
    Republic of Korea
  • Publisher
  • Published Year
    2009
  • Genre
    Literature - Korean literature - Contemporary poetry

Title/Author/Genre

  •  

    Title: 长歌短诗

    Author: 李时英

    Genre: Poem, Poetry

     

    LTI Korea staff: 柳英姝 (Silvia Yoo) yyj8711@klti.or.kr / +82-2-6919-7742

Description

  • About the book

     

    李时英诗人(66岁)是韩国诗歌界的代表诗人,现任韩国作家协会(Writers Association of Korea)主席。《长歌短诗》是李时英先生的四位诗坛晚辈(金正焕、高炯烈、金思寅、河钟五)为了纪念李时英文学生涯40周年,经过长时间讨论后精心编选的诗歌选集。这本选集是从李时英的11本诗集——从第一部诗集《满月》(1976)到《为了我们的死者》(2007)——中各选6-8首,共由80首精髓之作组成的,足以成为欣赏和理解李时英诗歌世界的优秀向导。杰出的诗人为了向诗歌界的前辈致敬而献上的诗歌选集,在韩国十分罕见,这本身就体现了诗人李时英在韩国文坛的重要性和作品的优秀程度。在韩国现代诗歌史上,李时英具有重要而独特的地位。他的叙事诗承载着人生的喜怒哀乐,散文诗涵盖着鲜活的文坛历史和时代精神,它们和浸润着诗人特有的抒情,意蕴深广又深具余白之美的短诗一起,在韩国现代诗歌史上散发着多彩的光芒。

     

    冬至的长夜里埋头在织机旁/咣当当哐当当 布织得那么好/怎么就像风一样走失不见了呢 (……) 也听说过当了佣人的传闻/也听到过在纺织厂做工的消息/还有人说在永登浦的女招待店里见到过姐姐/母亲  始终不曾回应过/龙山站前深夜十一点半/牵住宵禁之前匆忙赶路的 我的胳膊/敏捷的脚步 消失在夜晚里的女人

    ——《贞任姐姐》节选 

     

    “现在拆啊?”/“不行,今天晚上让睡一觉,明天早上再……”/“不行,今天晚上今天晚上,这都是第几天了?要让所长知道了……”/“那也不行……”/工人嘀嘀咕咕的声音像梦一样传到/石棉棚子里,仅有的一个房间,靠着墙壁的女人/小脚露在外面的小家伙们/女人给他们压压被角,像盖住火花一样/就坐了起来/望着黑漆漆的外面

    ——《工地的尽处》全文

     

    早期作品《贞任姐姐》和《福田》一样,是展现韩国叙事诗典范的代表作。作品真切地描写了现代化过程中农村的情景和共同体的没落,通过对情感的适度节制,唤起懊悔和凄切的回忆,加深了作品给人的感动。这种能够同时捕捉记忆与人生的美好刹那、悲剧瞬间的力量,在他的早期作品之中已经得到内化了。《工地的尽处》这部杰作同样敏锐地剪裁出了在工业化进程中出现的社会断面。通过拆迁工人富有人性美的简短对话和对棚户内部的简单描写,这首诗像一副插画浓缩地展现了工业化所带来的绝望。在微观的风景中让人整体地触摸和感怀现代化和工业化带来的伤痛,这是李时英诗歌的弥足珍贵之处。

     

    选集题名“长歌短诗”,或许最简练地阐释了李时英诗歌的特征。在短诗的字里行间,分明隐藏着丰富的故事;叙事长诗之中,又有效地运用了凝炼的描写。借用韩国诗坛元老申庚林的话来说,就是兼具“蜂蜜与唾沫同在,寸铁杀人的讽刺短诗(epigram )”和“使用冷酷地镜头捕捉到深具幽默感和人性美之瞬间的叙事”,同时还在进行着“一刻不停的语言上的切磋琢磨”。

     

    一只小鸟在树梢上翻了跟头/就那么滚落悬崖/出远门的鸟妈妈划破整个天空/箭一般急落/世界寂寥

    ——《箭》

    当今年最猛烈的暴风雪/离开冬天寒冷的枝头/泥土下看不到前方的小虫,最早觉察/打一个红扑扑的呵欠

    ——《新生》

     

    从早期诗作到现在,贯穿李时英诗歌世界的重要组成部分,就是只有他才能创作,从而独步诗坛的“短诗”。他的语言精练到无法再加任何删改,并以其卓越的诗歌战略,展现出自然的风景、人生的深度,以及凡俗的力量。

     

    他开垦出了一片最诗歌化的诗歌疆域,自然地引导着读者的感悟,来共同完成文学的秘境。他的诗展现出来的,是诗人凝炼的语言、诗的言说对象、读者这三个要素的一种和谐交融的现实体验。这种交融的力量使得诗人在吟唱“寂寥”时,“世界寂寥”。诗人说出“呵欠”时,交融的世界里,一切事物的呵欠都变得“红扑扑”了。可以说,在这个情感交融的世界里所获得的感动和余韵,是超越了俳句的。

     

    李时英诗人的经历本身就是一部韩国文坛史,一部韩国现代史。他用生命亲历了高压下的历史事件。所以,只有他能写出韩国现代诗坛的人物群像,只有他写人的诗篇能够自由地穿梭于幽默与悲伤、往来于命运的苦痛与欢喜。或许,他是在用诗歌记录这悲伤而珍重、美好的个人以及历史的命运。进入后期的诗歌,在展示短诗之美的同时,他更多地用不背离时代精神的散文诗来透视战争与和平、移民劳工、拆迁户等多方面的问题。如今,李时英诗人依然在继续他旺盛的诗歌创作,依然站在稳健而充满变化的路上。用金正焕诗人的话说,李时英在每个瞬间都在“开拓着超越李时英的李时英之境”。而且,在韩国当代诗歌中,金正焕诗人所谓“不能达到李时英诗歌之‘现代’的作品,无论怎么说是抒情性的,都无法成为抒情诗;不能达到李时英诗歌之抒情的作品,无论怎么说是现代的,都无法成为现代诗”。这既是充满美好情感的献词,也是对诗人,对他的诗歌的,十分准确的评价。

     

    About the author

     

    李时英,1949年生于韩国全罗南道,毕业于培养了众多韩国文学巨匠的徐罗伐艺术大学文艺创作系。1969年在韩国主要报纸《中央日报》的新春文艺评选中以韩国传统文学体裁“时调”获选,同年在文学杂志《文学月刊》新人作品评选中以现代诗当选,从此步入文坛。诗选集《长歌短诗》之外,还著有《圆月》、《到风中》、《道路漫长啊,朋友》等众多作品。

     

    About the translators

     

    徐黎明,1982年生,山东沂南人,南京大学韩语系讲师。吉林大学毕业后赴韩留学,在韩国仁荷大学韩国文学系获硕士、博士学位。在中韩两国学术期刊发表论文多篇,有译作散见于报章杂志。曾获韩国青马文学研究奖、南京大学“我最喜爱的老师”称号、南京大学优秀青年教师奖。

     

    Media Response/Awards Received

    郑芝溶文学奖(1996)、东西文学奖(1998)、现代佛教文学奖(2004)、芝薰文学奖(2004)、白石文学奖(2004)、大韩民国文化艺术奖(2007)、朴在森文学奖(2012)、万海文学奖(2012)

     

    李时英诗人拓展出了足以与俳句比肩的高密度的抒情诗和为受难的弱势群体疏解苦痛的散文诗。

    -京乡新闻

     

    他的诗寂寞、宁静而深远。他是一位喜欢运用深远的余韵和淡雅之语言的诗人。

    -世界日报

     

    他的叙事诗承载着人生的喜怒哀乐,散文诗足为时代精神之证言,短诗追求抒情的最大化,在韩国现代诗歌史上散发着多彩的光辉。

    -国民日报

     

Translated Books (6)

News from Abroad (3)